华康健康网

首页 > 身心健康

◇医话◇王幸福:治疗失眠,我一般分两种思路处理

华康健康网2019-01-11 18:03:59 身心健康0 评论

原标题:◇医话◇王幸福:治疗失眠,我一般分两种思路处理

失眠一证临床很常见,小小ー证要不了人命,但是有时却把人折磨得痛不欲生。人急了往往会找几片安定一吃了事,也能解决一时问题,然而对于长期失眠者,治疗起来确非容易,中西医亦然。临床几十年,经过不断的探索实践,我总算找到了一些有效的方药和治疗思路,现简单谈一谈。

在治疗失眠证时,我一般分两种思路处理:一种是用具有安神镇静的药物,诸如半夏、酸枣仁、黄精、五味子、夜交藤、合欢皮、珍珠母;一种是针对病因治疗,釜底抽薪,不用安神镇静的药物。两种方法针对不同情况,分别施用,基本上能把失眠证解决个八九不离十。

先说用安神镇静方药的运用,这是大家都很熟悉的常规方法,一般中医都会用。我自己的体会和认识是两点,一是重用安神镇静药,如半夏80~90g,酸枣仁60~100g,黄精30~50g,五味子15~30g,夜交藤60~100g,珍珠母30~60g等,非此量不足以起速效。

二是选好对证方子,并把上述安神镇静之药加进去就行了。如舌苔厚腻,脾胃不和,用半夏秫米汤合温胆汤,兼热合竹茹温胆汤;心肾不交,舌红心烦,黄连阿胶汤加五味子;血虚神惊,酸枣仁汤加夜交藤;气虚乏困,四君子汤加黄精;肝郁不寐,道遥散加珍珠母等。

一句话,先识对证,选好方,加重有专长的安神镇静药,有的放矢,箭发即效;不要一古脑地都是酸枣仁、夜交藤、合欢皮的,乱发一气。不分证,不讲究药的特长,用再大的量也是无效和枉然的。常看我文章的读者,已经熟悉了我擅用半夏和夜交藤治失眠了,在此我不举这方面的例子了。现举一例用黄精的案例。

我在星月医院工作时,曾接诊一宁夏来西安打工的中年男子,三十七八岁,长途跋涉,几天未合眼,心烦急躁,疲倦之极,双目血丝满布。求诊,尽快用药让他睡几天。我观别无他症,仅疲乏过度,神无法安静,就处方四君汤加减。

北沙参50g,茯神50g,白术12g,黄精50g,五味子10g,甘草6g,大枣6枚。3剂,水煎服。下年5点起服第1次,量为药的1/3,晚上9点服第2次,量为药的2/3,后热水洗脚上床睡觉。

三日后,复诊,述之:按先生要求服药当晚就睡着了,一觉就到了第二天上午9点,起来后,已不疲乏,精神也为之安静。我随即告之,不用再服药了,注意劳逸结合就行了。

此类失眠我临床一般都是针对不同证情,选好方子,加重有效安神之药即能收覆杯之效。此案重点在于用了黄精,稍佐五味子。

治疗失眠不用安神镇静的方药,针对病因,釜底抽薪,达到阴阳平衡。这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,如荣卫不和的桂枝汤证之失眠、阳明热盛的承气汤之失眠、心血不足的归牌汤之失眠、更年期综合征之失眠等,只要是证清,首先就针对病因,直接用是证之方,就可以收到不用安神镇静之药而达到神安熟睡。这方面的验案很多,我也常用。在此举几例示之(有名医医案,也有我的医案)。

案1

战某,男,38岁。1982年3月4日初诊。连续失眠十余日,彻夜不寐,服大量安眠药无用,痛苦不堪。面红目赤,大便不通多日,舌苔黄厚,脉大,用大承气汤。

大黄9g,芒硝6g,枳实6g,厚朴9g。仅服1剂,腑通,当夜安然入睡。

【按】姜老说:“此属冐家实,腑浊上攻于心,心神受扰而不宁,故不眠。如用安神镇静之品,是治标而遗其本,服大量安眠药无效即是明证。法当去胃腑之实,实祛浊除,心神得宁、自然安寐。"(《姜春华中医学术思想研究及临床经验选粹》)

案2

韩某,女,35岁。1974年3月15日初诊。失眠已3个月以上,烦躁难入眠(每天最多睡约2小时),心悸不安,白昼头昏,昏然思睡,舌尖红,脉细弦。以黄连阿胶汤及交泰九加减。

黄连3g,肉桂1.5g,阿胶9g(烊化),白芍9g,生地黄9g。方7剂。

药后睡眠显著改善,续方7剂治愈。

】本案失眠属于心火上炎,肾阴亏损,心肾不交所致。以黄连泻心火为主,配阿胶、白芍、生地黄之类滋养肾阴,以肉桂温肾阳,引火归源,是为“交通心肾”之法。(《姜春华中医学术思想研究及临床经验选粹》)

案3

我曾治一女,51岁,主症为心烦易怒,失眼多梦,轰热潮汗,高血压,舌瘦微红,苔薄,脉弦细,尺沉弱。饮食、二便基本正常。自述最近几天,睡眠困难,每天2~3小时,而且噩梦不断。要求先解决睡觉问题。对此,我辨为肝肾阴虚,虚阳上亢,西医更年期综合征。直接出方,二仙汤加二至九加甘麦大枣汤加百合生地汤。

淫羊藿(仙灵脾)12g,仙茅10g,巴戟天10g,黄柏30g,知母30g,当归10g,女贞子10g,墨早莲12g,生地黄15g,百合30g,浮小麦30g,生甘草6g,大枣6枚,五味子10g。3服,水煎服。

3日后复诊告之,已能入睡6~7个小时,人好多了,还有梦,其余症状略减。上方加白薇、牡丹皮、栀子。又15剂,诸证消失,嘱常服知柏地黄丸善后。此案并未加大量安神镇静之方药,而是针对病机用药,病因解决了,失眠之症亦解决了。故而针对病因,釜底抽薪,也是治疗失眠证的一种方法和思路,诸位不可不知。

另外,还有一种治疗失眠的思路,我也常用,症状不明显,证型不好分,即无证可辨的顽固失眠,从久病必瘀入手,用《医林改错》的血府逐瘀汤治疗,也能收到出奇制胜的效果。这方面的例子也不少,就不列举了。

总之一句话,治病思路要广,方法要多,就像打仗一样,机枪大炮都要会用,韩信点兵,多多益善。失眠治疗亦然。

版权声明:本文来源:选自《医灯续传一位中医世家的临证真经》人民军医出版社、中医集结号。版权归相关权利人所有。尊重知识与劳动,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。編輯整理:致中文化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搜索
gggg
  • 全站最热
gggg
网站分类
ggg
标签列表
gggg